“老先生,本来我不想搞事的。但是我看你想死的心情很迫切啊…?”
邵见华手臂微微使力,单只手提起面前那大吵大嚷的男子,皱着眉头与他大眼瞪小眼了一会,张口说道。

他是不想在此地惹事生非的,无奈这人活脱脱一泼皮无赖,光天化日之下对着他恶言相向,拳打脚踢。唾沫都要吐到他的嘴里了。要不是他脾气好点,现在这疯子指不定挂在哪个树杈子顶上。

早上才刚拉起架子等着来一笔生意,好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,嘴还没张开开始吆喝,就瞧着这老农打扮的人从远处风驰电掣的冲过来,直奔着他这个小摊。没等着他反应过来,那人直接大嘴一张一通谩骂,大概意思也就是他是一江湖骗子,再添油加醋说上几句,黑黝黝的砂锅就砸在他背上了。

江湖骗子他承认,但是人嘛,都是混日子过去的,为了谋个生计迫不得已,若你是被骗了几个钱,他挨这个骂也就挨了。
但是这人他完全不认识,见都没有见过,上来一通乱骂,连着他远房的表亲都被带进去,骂还不够,扯着邵见华的领子就是一巴掌,给他打的稀里糊涂。邵见华心里清亮:他是前段时间没给此地恶霸交上小费,来派人教训他来了。
围观的人里里外外围了三层,有一层估摸是同恶霸危害相邻的狗腿,神色鬼祟偷偷摸摸,等着他处于下风跑出来揍他一顿。他不想白白挨这顿打,也不想除暴安良,在他眼里的只有把他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群
'我耍剑花跳大神的时候都没这么多人,现在倒好了。一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傻逼。'
大丈夫能屈能伸,但是这种憋屈他可不想白白挨着…
这样想着便猛地抬起了腿,一膝盖顶上那人的下体,那老农打扮的人被痛的松了手,脸上的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,痛苦的用手捂住裆部,微弱的发出骂骂咧咧的声音。
邵见华睨了对方一眼,挺直腰板,伸出手理了理自己被抓乱的衣襟。

被打的左半边脸火辣辣的疼,邵见华扯了扯左边的嘴角,活动一番脸部的肌肉,随即扯着他的领子,单只手将他给拎了起来。
四周围观的人立刻吵嚷起来,闲言碎语铺天盖地的,若是口吐出的话能看到,邵见华现在必定被那些东西给淹死。
好嘛…老子刚才挨打不吭声,现在看我踢了他一脚倒说起闲话来了。欺负我年轻啊…
邵见华有些不悦的吸了口气,调整了心态,开口问道
“我与您也不熟,看您也面生,我可不记得何时给您做过法…?又何时害了你们一家。”
那老农被单手扯着衣领拎起来,脸因为胯下的疼痛脸纠作一团,不知是因为呼吸不畅还是疼痛,面皮都显出了淡淡的青紫色,豆大的汗珠顺着脸流下来,呲着牙对着邵见华。一字一顿道“…你个…臭道士。”
随即喉咙中一声怪响,邵见华心中一惊,已经知道这人要做什么恶心的事情,快速的伸出手挡住了本该吐到他脸上的一口痰。
邵见华忍住不看自己手,强忍着胃中翻涌的呕吐感将手背在那人的衣服上用力的抹了抹,控制不住的从喉咙中发出了百般嫌弃的声音。白白净净的一只手沾上了这么个恶心的东西,恨不得抽刀斩断那人的舌头。
邵见华心底一阵厌恶,若不是这么多人围观,他也许真的抽出藏在衣服内侧的短刀,朝着那老农嘴里划上一道。
当然,也许就是也许。
晃了晃头将作恶的心思抛之脑后,空出来的左手微微蓄力,一拳打上那人的侧脸。拳头猛击在脸上的闷响混合着骨头的喀喀声听得人嘴角一抽,仿佛硬生生打在自己脸上一般。邵见华脸上攀上不满的神色,越想越气恼,随后右腿微微下压,右手使力将那老农硬生生的抛了出去砸在对面的风车摊上。
那老农也不知是后脑撞上了石墙还是故意装出的样子,两眼一翻,失去了意识,躺在破烂不堪的摊子上挺尸,四周的人群立马吵嚷了起来围了过去。
邵见华挑了挑眉,心底没有一丝慌张,甩了甩手腕转过身雷厉风行的将摊子收了起来卷成包裹背在身后,又顺手捡了一个还是完好的风车,施了个探寻阴气的口诀在风车上,插在背后,大步流星的离开此地。

评论(1)
© K04411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