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人物是墨香的,OOC是我的
#极度OOC请谨慎观看
#原创角色,于静安是我,我和江澄谈恋爱

“江宗主。”
江澄本是倚靠在白石精心雕刻成的围栏上,望着桥下被月光照得发光的湖面看的出神。突然被人唤了一声,瞬间从意识中清醒过来,下意识的绷紧了肌肉将手附在三毒之上,警惕的转过身,瞪着发声之处。

“江宗主。”那阴暗的角落又传出一声轻唤,说话的人缓缓的从角落中走了出来,身形轮廓被月光照的清晰。
不同于其他女人穿着的广袖长裙,一身白衣劲装,在月光下照耀的发出淡淡的光晕。脸被斗篷藏在阴影之中,看不清面容,若是女子,骨架比一般女子宽大些许,身高也高出一些,但听声音俨然是一位女性。

江澄心中警惕不减,微皱着眉头紧盯着那女子,生怕她下一秒做出什么出其不意的动作,张开嘴颇为冷漠的问道“你是何人,在我莲花坞内又要做何事。”
江澄上下打量她一番,未见身上有夺眼的家纹,身着的白衣也不是蓝家校服,估计是一名云游在外的散人。
“小女子名于静安,路过此地便想前来一睹江宗主的尊容,在一旁观望您许久,不料让江宗主心生戒备,是我莽撞了。”
于静安微扬起头,让江澄足以看清她的脸。
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意义不明的微笑,江澄沉默不语,这人来历不明又悄无声息的潜入,又不清楚其灵力是否凌驾于自己之上,不可轻举妄动。
于静安见江澄不说话,便又自顾自的张开嘴说起话来“早就听说江晚吟江宗主生的俊美,无人能及,凌驾于世人之上,今日前来一看果真不假…”
这样说着一边咧开嘴笑着,一边抬起脚朝着江澄走去,江澄心生戒备,手依然放在三毒之上,朝着后方退去保持距离。话还没说完就见她手向腰侧探去,随后手中握着武器朝着江澄心口一刺,并未见灵力的光芒流转之上,但江澄心底依然是大惊,惶恐她抽出暗器,连忙后退几步拔出三毒以下朝上斩去。
剑光一闪便望见于静安手中那武器断成两节,啪嗒一声落在地面,就着月光仔细查看一番,便发现根本不是什么佩剑,只不过是一只粗略削去了枝丫的树杈。
江澄抬起眼望着离自己几米远的女子闭口不言,不知她是有何打算。
却看着她忽然瞪大眼睛拍起了手,啧啧称奇了起来“不愧是江宗主,小女子还未做出下一步思考便被您斩断了武器,好生厉害!”
江澄看着她这样一副样子,眉毛不禁跳了跳,这样的言行举止仿佛是故作惊讶的魏无羡。心中腾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,咬着牙下达了逐客令
“你究竟有何想法,若是不想同我大打出手便离开莲花坞。否则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于静安听了江澄的话放下了手,睁大了眼睛看着江澄,这副表情在月光下显得莫名的十分诡异与恐怖。“你就这样同女子说话吗?”
江澄未料到她会给予这样的回复,一瞬间愣了一下,随后又抱着些许敌意不耐烦的说道“话那么多做什么,速速离开。”
“你斩断我的佩剑,就想赶我走?云梦江氏的人好生不讲理!”于静安单手掐腰大声说道,她今天就是要赖在这了,她觊觎江澄已经很久,今天终于逮到机会溜了进来,无论怎么样都要多待一会。
江澄似乎有些忍无可忍,又反过去大声问道“什么佩剑,只不过是一根枯树烂枝!你这女人莫不是得了疯病,拿它当个宝!”
于静安故作出一副震惊的样子,大声斥责道“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的佩剑是一根…还对女子这样说话!真是蛮不讲理!”
江澄被她一番话弄的云里雾里,若是拔出三毒驱逐她,被传出去定会说云梦江氏竟对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舞刀弄枪,也会传他没有大家家主风范。
江澄愤恨的咬了咬牙压下怒气低声对她说道
“那你究竟想要如何,若你不离开我就要派人赶你了!”
于静安见他隐隐有了些许怒气,正了正色换上一副口吻道“小女子只不过是夜观天象…见乌云笼罩遮天蔽日,红月当空…心觉定有不妙,便来距离自己最近的莲花坞来查看是否有异处…”
于静安转移注意力撒起谎来倒是一套又一套,语气和认真的态度还让人不由得信服。但江宗主江晚吟却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人,冷笑一声说道
“什么查看异处,故弄玄虚,你只不过是个四处云游的小流氓罢了吧?你究竟是有什么打算。”

于静安一时语塞,想不出回击的话,抿着嘴思来想去,又开口说道

“那我便实话实说了。”
“小女子心悦江宗主许久————前来一睹您的风采。今日一看果然不同凡响…愈发愈喜欢,心底欢喜的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下一次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…
反正肯定会被赶出去,想都不用想

评论(1)
热度(4)
© K04411/Powered by LOFTER